腐文H

撑杆(H)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分水岭 作者:达意
    撑杆(H)
    预警:轻度BDSM。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 当她含着性器被谭朗调整好角度,利沅明白了那句话的意思。
    最后两个字读作“惩罚”,写作“鸡巴”。
    放松,放松……她在心里默念,身体保持不动,舌头后段放平为性器提供更大的入口。
    谭朗一只手固定着她的头颅,勃起坚硬的肉棒顺着润滑的舌头插入到喉咙口位置,观察下她的反应,继续向深处挤压。
    利沅束缚在身后的双手不由自主挣扎,连带跪在地上的身体也轻微摇晃起来。
    但她没有丝毫挣脱的可能。
    头部仰起的角度在谭朗控制下始终稳定,像一件器具发挥着她仅有的作用。
    粗大的性器一次比一次插得更深,她的视野愈来愈模糊。
    “看着我。”谭朗在她闭眼之前发话,“主人允许你流泪。”
    潮湿的眼眸向上看过来,黑白分明又盈盈透亮。
    她整张脸散发着热乎乎的气息,凑在衬衫与西裤的交界,努力把主人身体仅有的裸露部分藏进自己嘴里。大张的嘴巴从高处只看得见一抹上唇,乖顺地贴着茎身。
    主人半分不体恤她,又开始深入。
    眼泪不停堆积,很快盛满在眼眶里,晃晃悠悠,某一时刻终于发源出两条细细的小溪铺上她潮红的脸颊。
    谭朗视线跟随着泪水的轨迹,唇边泛起淡淡笑意。
    “小猫的嘴巴很舒服,不过你可以做得更好。”他说道,“把你爱吃的鸡巴吞下去。”
    接收到命令的宠物艰难做出吞咽动作,咽部肌肉活动起来想要把肉蘑菇往食道递送。
    柔软而强烈的刺激换来主人的呻吟,谭朗面色因为快感发红。
    “小猫早就想这么做了吧?是不是心里很高兴?”
    利沅发不出声音,头也被按着不能动,只有眼泪在流。
    谭朗耐心教导:“奉献自己、服务主人,小猫应该感到满足和骄傲。”
    仿佛有魔力附着于他说出的每一个字扎进利沅心脏,荣誉感不受控制地萌发。口腔长时间打开的酸疼、龟头挤入喉咙咽不下吐不出的难受都变成她的勋章。
    阴茎在里面停留越来越久,每次抽出来都带着淋漓口涎。
    利沅狼狈喘气,生理性的泪水簌簌滚落,眼前世界光怪陆离。
    从始至终都有一段阴茎留在嘴巴外面,膨大的龟头也没有全部塞进咽喉。
    作为主人他掌控着她痛苦的程度,试探她的极限,但不会真正伤害她的身体——在意识深处利沅对他有这样的信任。
    谭朗退出来给予她换气的空隙。
    一道晶莹的银线连接着龟头和她的嘴唇,谭朗垂目说:“口水真多,世界上有比你更骚的小猫吗?”
    没有了……利沅迷糊地想。
    下一次鸡巴进入的时候,她舌头伸出下唇外沿舔了舔没吃进去的部分。
    谭朗呼吸越发急促,手指摩挲她头发,低声似在自语:“骚成这个样子,怎么惩罚都没有用了。算了,谁让主人宠爱你。”
    肉棒撤了出去,小猫张着嘴等待投喂,主人却走向别处。
    她立刻想要跟上,膝盖才在地板上挪动两下身体就失去平衡往前倾,差一点摔倒,只好留在原地守望。
    房间昏暗,泪眼朦胧,主人的背影很快看不见。
    像是遭到抛弃,熟悉的房间不再温暖。
    静止的空气慢慢收缩形成一张薄膜包裹了她,给她密不透风的安全感,也剥夺她对现实的感知。
    不知道过了多久,可能只是一小会儿,谭朗回到她的身边,胯下的阴茎已经清洁过暂时收起来。
    利沅混混沌沌,依从指令,就着他手里的杯子一步步地漱口、漱喉咙。
    处理掉那些液体之后,谭朗在她面前弯下腰询问:“你属于谁?”
    这是个不必经过思考的问题,利沅说出正确答案:“属于主人。”
    一个轻吻落在额头。
    那层保护她也桎梏她的薄膜转瞬消解。
    世界变得真实,声音变得清晰,重新散开的空气沾染上让她舒服的温度轻盈地围绕着她,身体在这样暖洋洋的拥抱中松弛了下来,不由地神思缥缈。
    恢复清醒时,身后的十字缚已经解开。谭朗拿走链条,留下了手铐和脚铐。
    同样留下的还有她脖子上的牵引链。
    他牵着利沅走到床边。
    这是一张辅助捆绑的刑床,长度不足以让成年人平躺,仰面时可以弯折双腿固定在两边,俯身时可以上身趴伏下身站立,或者采用跪趴的姿势。
    利沅由他摆弄,双腿大大分开跪在床上,脚悬空在外,身子俯下去用肩膀抵着床,两条手臂贴着乳房的外侧直直往下穿过大腿之间,手心朝上搭在床沿。
    她的臀部高高翘起,两瓣屁股弧度圆润。
    蕾丝内裤什么也遮不住,只有装饰作用。私密处是开裆设计,漂亮的黑尾巴垂下来盖住了阴部。
    谭朗撩起尾巴,将一根银色撑杆横放于她小腿,手铐和脚铐通过锁扣连接在了撑杆上。
    利沅感觉到自己的体温正在温暖这根金属杆子,身后断续传来声响,片刻后有东西抵在她腿间。
    “现在,小猫可以给主人洗鸡巴了。”
    谭朗浑身赤裸站在利沅身后,单手挽着牵引链说道。
    从谭朗的角度看,她脊背上黑色内衣带像是捆缚她的绳子,而事实上也差不多,她身体各个部分的活动区间都严重受到限制。
    饱满的臀部幅度很小地挪移,让阴茎顶端对准了穴口。
    隔着安全套谭朗也能感知她私处的湿,估计这样水润润的状态已经持续了有一阵子。
    未经扩张的小孔没有能力一口吃掉硕大的龟头,先浅浅嘬住,一次次尝试往后坐,吐出龟头的刹那穴口总要翕张几下,显然馋得急了。
    利沅侧脸贴着床,嘴巴因为长时间口交无法自然闭合,轻声的呻吟随着呼吸一起融入空气,几个字音仿佛呓语。
    谭朗知道她想说什么,等着她清晰地说出。
    “……给我……”
    “嗯……主人……”
    “求你……求主人给我……”
    谭朗按着她的后腰用力撞了进去。
    利沅哭叫一声,眼泪和口涎沾湿床单。
    穴肉紧缩着瑟瑟发颤,像在对阴茎讨饶,谭朗不由分说挥下手臂,接连脆响,圆满的臀肉抖晃不止,落巴掌的地方很快就红了。
    与此同时,阴道里的反应却平息下来,好似疼痛发生了转移。
    击打停下来的那一刻,利沅双手握住撑杆,竟然主动去套鸡巴。
    小穴吞吐肉棒还是困难,屁股又挨了几个巴掌。
    “这么慢,什么时候才能洗干净鸡巴?”
    利沅泪汪汪地加快频率,狭窄的甬道反复被顶开塞满。粗大的鸡巴明明是罪魁祸首,不知不觉中她却舍不得它离开。
    床单洇湿一片,泪水不再由疼痛酿出,而是由快感。
    利沅眉眼舒展开,面上渐渐浮现迷醉的神态。
    肉洞滑溜溜,穴壁又吸又裹想把阴茎拽到深处,恨不得整根吞进去。
    她的呻吟有了甜美的尾音,屁股摇得起浪,淫性完全激发了出来。
    谭朗大掌抓了满满一把臀肉,把她屁股拖向自己挺腰抽插。
    他的速度与力度是被束缚着的利沅所不能比的,不过几秒,利沅就失控地大声呻吟尖叫!
    “啊!啊!哈……啊啊!……”
    穴里软肉来不及收缩,大量欲液附在鸡巴上被带出来,交合处的水声听起来简直像是失禁了。
    金属材质的锁扣与撑杆连续相互撞击,哗啦哗啦的响声昭示了这场性事的激烈。
    整个身体被肏得摇晃,脑袋如被浪潮击昏,利沅两只手死死地攥着撑杆像抓住欲海之中的最后一根浮木。
    突然谭朗扯起手中的牵引链,冷酷地质问:“小猫是不是在摩擦乳头?”
    真皮项圈勒紧了大约两秒,利沅脸庞飞快涨红,等他放手后喘着气回答:“没有……”
    谭朗深深顶进她身体,好整以暇告诉她:“小猫是让主人用的,主人给什么你就接受什么。明白吗?”
    刚才项圈很快就放松了,喉咙处的一点难受完全不影响发声。但是莫名地,她的嗓子好像哽住,勉强挤出一声意义不明确的“嗯”作回应。
    阴茎又在肉道里动了起来。
    手脚皆被禁锢,姿势无法变换,她的肢体不重要,只需为主人提供清洗鸡巴的肉道。
    所有的感觉都来自这里。
    一寸一寸填入,阴道内壁受到压迫觉得胀;它一退出去,没了压迫又觉得痒。
    不断地抽送,刮着磨着她的肉,叫她下半身全发软,脊背也发酥。
    很想敞开了穴尽情流水,阴茎要走的时候又忍不住夹紧,还是不满足,能不能再快?
    欲望冲击着神志,身体与内心都在渴求加倍的快感,但她还记得自己没有资格提出要求,只能流泪叫唤:“主人……哈啊……主人,主人……”
    宠物有幸得到主人的垂怜,于是肉穴迎来疯狂的捣干。
    快感汹汹而至,脑海涌起洪波,利沅抛却羞耻心胡乱地叫喊!
    人类的感情全都消亡,什么也不想了,只保留动物的本能,毫不矫饰地达到高潮。
    谭朗全程把控节奏,与她一同到顶点。
    两个人喘声交错,夹着几声轻哼,那是利沅在余韵中不自觉发出的声音。
    可爱的小猫还在颤抖呢,谭朗抬手轻轻拉起牵引链,饶有兴趣地让金色长链蜿蜒落在她汗湿的背,他声音微哑,带着点温柔说道:“只要你一直听话,主人会一直宠爱你。”
    撑杆(H)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