腐文H

>穿书后所有人都在觊觎我——一只呆毛(58)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穿书后所有人都在觊觎我 作者:一只呆毛

    &穿书后所有人都在觊觎我——一只呆毛(58)

    就算是为了报仇,也不能原谅,慕夕晴那姑娘她还是有几分欣赏的,这样对谁都不好。

    顾辞为了报仇娶人家,那慕夕晴何辜,要被他这么对待?他凭什么这么做?一下辜负了两个人。

    见顾辞不说话,岑乐萱翻了个白眼:你滚,赶紧滚,我不想见到你。

    我跟你说话呢,你聋了还是哑了?没事别来我这碍眼,你

    你梦到过他吗?

    顾辞突然开口,由于声音小,岑乐萱一时没听清楚他在说什么。

    你梦到过他吗?顾辞又问了一遍。

    岑乐萱严肃的看向他身后的阿云,顾辞当着天域城的人的面问她这种问题,不担心慕夕晴会知道?

    梅清沐心里一酸,他知道顾辞是在问他,但这又是何必呢,他已经看清楚了顾辞的本性,爱着这个,又忘不了那个,或许在顾辞眼里,他喜欢几个人跟喜欢一个人并没有什么不同吧。

    顾辞见岑乐萱看向梅清沐,眸色微沉:不用管他,你说梦没梦到就行。

    当然梦到过。岑乐萱不再看着梅清沐:怎么,你没梦见过?

    顾辞脸色瞬间难看了几倍,岑乐萱都能梦到哥哥,可是他却梦不到,那天好不容易吃了两口粥,像是哥哥的味道,但那却不是哥哥给他做的,阿云一个小小的哑奴,竟然敢学哥哥那样给他做饭,他怎么可能不生气。

    于是他狠狠的教训了阿云,但其实他真的很想念那个味道,想到发疯。

    顾辞,我早就告诉过你,说你不要后悔,呵岑乐萱嗤笑:他不想见你,所以才不肯出现在你的梦里吧,顾辞,你都是活该。

    你闭嘴!顾辞声音很低,也很小,要不是岑乐萱离他近估计都听不见,顾辞颓然的坐到一旁的椅子上,像是失去了力气。

    他不会恨我的,绝对不会恨我的。顾辞这么安慰着自己,却终究没说出口,因为他自己也不能确定梅清沐会不会恨他。

    娶慕夕晴,完全是一场交易,他必须娶慕夕晴,才能有机会离开天域城,他必须要报仇,就算不为了他自己,也要为了哥哥报仇

    他到现在都想不通为什么林绯安会认为哥哥给他下了摄魂术,明明他跟哥哥一直在一起,哥哥没离开他半步,为了寻林绯安,哥哥差点晕过去,林绯安没有脑子的吗!

    要不是为了林绯安,哥哥也不会折腾成那样,被围攻的时候,哥哥已经连着很多天没有休息好了,他的状态,怎么能比的上林绯安!

    岑乐萱看着颓废的顾辞很无奈:明天就是你跟慕夕晴成亲的日子了,你真的要娶她?

    顾辞点点头,他已经决定了,便不会逃避,再说他现在也已经没有回头路了。

    你若是若是想离开的话,我或许可以帮忙。岑乐萱犹豫道。

    顾辞看了看她:不用了,我不会离开,你能离开就尽早离开吧,不要掺和这些事。

    毕竟等他拿了秘籍之后便会逃走,岑乐萱作为他的妻子,一定也逃不了责任,虽然以慕元忠的性子不会对岑乐萱出手,但是剩下的那些人可就不一定了。

    梅清沐一直在听着两人谈话,其中有的话顾辞说的很低,所以他没听清,两人还没说完话,就听外面传来护卫的声音:三长老,顾辞在里面。

    林复来了。

    梅清沐顿时咽了口口水,心跳都快了几分,他现在可不能让林复发现这具身体已经换了主人。

    顾辞眼皮跳了跳,岑乐萱见他身子紧绷了起来,大声道:我告诉你,我不允许你娶慕夕晴听到没有,我不允许!

    林复推开门走进来就听到这么一句,心情自然不会好:你不允许,岑小姐,请问你有权利不允许吗?

    我是顾辞的妻子,凭什么没有权利,我告诉你林复,你别在我这装什么正人君子,你是什么人大家心里有数,别在这叽叽歪歪没完没了,我不想看见你,你给我滚出去!

    往常的岑乐萱肯定是不敢这么骂林复的,林复毕竟是天域城的长老,她顶多会骂骂那些护卫,或者骂顾辞,但是自从林复把她关起来,不让她出房间的时候,她就开始骂林复了,怎么难听怎么来,反正林复不能把她怎么样。

    她要是在天域城出事,外面的人知道以后一定会说是天域城把她逼死的,还有她爹爹离开之前留下的那几个护卫,她就不信林复还敢都杀了!

    她的那些护卫也都被关了起来,要不是现在孤立无援,她只会闹得更厉害,绝对不会让顾辞和慕夕晴顺利成亲的。

    她知道娶慕夕晴是顾辞决定的,但是她不想顾辞娶慕夕晴也是自己决定的,各凭本事罢了。

    林复脸色未变,刚开始岑乐萱骂他的时候他还会皱眉,或者青筋暴起,现在岑乐萱说什么他都面不改色了。

    这是天域城,岑小姐不想看见本座的话,可以离开,天域城绝不拦着。林复道,慕元忠只是交待让他看着岑乐萱,不许她接近顾辞,主要是不能让两人在这个时候怀孕,可并没有说拦着岑乐萱不让她离开。

    我夫君在这里,我凭什么离开!岑乐萱怒目相对:我还就告诉你,林复,你你在你们天域城是最无能的,要不然怎么会让你来看着我呢,你也只配看着我了。

    有种你去跟慕宗主提意见啊,你让别人来看着我,我还不会骂别人呢!

    岑乐萱。慕元忠的声音带着几分危险,随即又笑了笑:岑小姐,你也就只能逞口舌之利了,无妨,你骂吧,再难听的话本座也听过。

    呵呵,是骂你的人太多所以把你的脸皮骂厚了吗?别人可不像你。岑乐萱也知道适可而止,其实要不是有顾辞在,她看见林复就开始摔东西了。

    林复越过岑乐萱看向顾辞:行了,顾辞,你该回去了。

    你管的怎么这么宽?我跟我夫君说话关你什么事?岑乐萱挡住林复,不让他继续往前。

    林复不得不看向岑乐萱:岑小姐,本座劝你适可而止。

    适可而止?林长老,我看你脑子坏掉了吧,该是你适可而止才对。林复说一句,岑乐萱就怼一句,完全不在乎林复的感受。

    梅清沐见林复被怼的体无完肤,心情并没有变好,以前若是见到这种场景他一定会拍手称快,可是现在他的心绪毫无起伏,一直沉浸在低谷。

    行了,我也该离开了。顾辞起身,岑乐萱对于林复的话其实并没有什么伤害,她之前说的不错,林复因为被人骂太多,所以对这些话已经不痛不痒了,他又何必让岑乐萱继续得罪林复呢,林复就是个妥妥的小人,过后是一定会找她报复的。

    现在骂的爽,将来可就惨了,不过

    他不会让林复有机会伤害岑乐萱的,在离开天域城之前,他一定会杀了林复。

    先为哥哥报点小仇,接下来,他会一点一点的,把那天围攻哥哥的人全部杀了 。

    顾辞!

    岑乐萱叫住顾辞,顾辞回头看她,岑乐萱动了动唇,却终究什么也没说出口,她已经说的够多了,顾辞执意如此,她劝的再多也只是徒劳。

    梅清沐自然是跟着顾辞一起离开,经过林复身边的时候,林复伸出手拉了他一把,在他手里放了个东西,梅清沐赶紧收起来,没让顾辞发现。

    阿云和林复有关系?

    梅清沐不敢贸然拿出纸条来看,只能等晚上跟另一个哑奴交接之后,才找了个地方偷偷打开纸条。

    上面只简简单单的写了四个字:子时来见。

    去哪儿见?直接去林复所在的山上吗?梅清沐仔细的想着林复所在的那座山,虽离他不是很远,但那整座山都是林复的,山上的人都是林复的弟子和护卫,他这么贸贸然过去,不会被发现吗?

    还是说,阿云本就是林复的人?

    第102章 离

    他若是不去, 林复肯定不会放过他,但是去的话,万一露出马脚

    算了, 还是去吧, 去的话只是可能会死, 不去那就是一定会死了, 而且去了说不准还能抓住林复的把柄,他想知道林复怎么让林绯安以为是他下的摄魂术。

    子时, 梅清沐悄悄到了林复所在的山脚下,正当他思索着是光明正大的上去还是要避人耳目,就见林复在前方不远处等他。

    还不等梅清沐走过去,林复就先开口了:本座已经把你探查的事调查清楚了,你知道接下来应该怎么做。

    梅清沐点点头, 尽管他什么也不清楚,现在也只能装作什么都知道。

    放心, 只要你到时候把秘籍记下来抄给我,我定原原本本的告诉你。林复见梅清沐点头,松了一口气,他跟阿云合作时间不长, 而且阿云脾气古怪, 并不是一个容易受控的人,但阿云是唯一一个识字的哑奴,他只能选择跟他合作。

    他好不容易把阿云安排到了顾辞的身边,总不能前功尽弃。

    慕元忠从来都没有信任过他, 所以他不得不这么做, 他知道慕元忠那么多隐晦的事,万一哪天慕元忠想杀了他, 他可不能成为砧板上的鱼肉,必须要留一手。

    行了,带你去个地方。

    林复说着就往前走,梅清沐赶紧跟上,目前看来,阿云跟林复只是利益合作,两人只有基础的信任,算不上有多么忠诚,林复要带他去哪儿?

    前面越走越偏僻,本来林复所在的山就有大半是荒山,他知道林复并不是没有能力把荒山清理出来,只是他为了方便做事,掩人耳目,才没有清理过。

    像曾经养邪祟的地方,就是类似于林复这样的荒山。

    马上就没有路了,梅清沐四处观察着周围的情况,暗暗的记在心里,见林复挥手破除了一个较为复杂的结界,然后在其中一处石块上注入法力,不一会儿,面前的石头轰隆隆的往两边分开,显现出一条暗道。

    保密性这么好,里面肯定藏着什么东西,梅清沐想着。

    他跟着林复进入密道,密道里面点缀着许多暖黄色的珠子,映照的四周呈暖色,刚进去梅清沐就听到了一声吼声,像是什么野兽的叫声,梅清沐眉头微蹙,这个声音,他莫名觉得有些熟悉,像是在哪里听到过。

    林复自然不会跟他解释什么,里面的路错综复杂,每条路都通往不同的地方,林复带着他走向了其中一条路,那吼声不过一瞬间,而林复带着他离发出声音的那处越来越远,梅清沐还来不及细想,就被眼前的画面震惊了。

    那是一副巨大的棺材,棺材算不上华丽,但极为庞大,比平常人住的房间还要打,他震惊了一瞬,林复道:里面是你族人的尸骨,本座让你见见,是为了你能安心为本座做事。

    尸骨?

    尸骨不埋起来,放在这里怎么看都很怪异吧?

    本座只找到了一些,其余的便找不到了,你入魔界杀路疑的事,宗主大为生气,所以才罚你成为了哑奴,你也知道,宗主为的是大局,你贸然行事,让我们折了好几个弟子进去,这惩罚并不重

    阿云当年一心想到魔界报仇,想要杀路疑,那个时候阿云刚成为天域城的弟子,他知道自己的仇人是魔界之人,所以带着自己的师兄弟出走,结果师兄弟几人差点全部被杀,剩下他和另一个人被带到了魔界,另一个人被生生磋磨而死,只剩下他苟延残喘。

    他在魔界查到路疑与天域城的人有联系,两人合作杀了他全族,只为了得到他们族里的法宝,但却不知道跟路疑合作的那人是谁,所以才不得不与林复合作,让他帮忙调查。

    林复自然不值得信任,他知道林复不是什么好人,但既然林复有需求,他们互相利用,也不必追究林复究竟是什么样的人。

    当年全族只剩下了他一个,他那个时候刚跟爹娘吵了架,所以跑到了山上,回去就见满地的尸体,鲜血染红了地面,他年纪小,哭的直接晕死过去,后来被天域城的人捡回了天域城,那些族人的尸体,他都没来得及收。

    阿云要是知道林复替他收了,说不准会怎样感激林复,只是现在站在林复面前的并不是阿云,梅清沐不清楚前因后果,再加上他跟林复已是不死不休的仇人,别提感激了,他能忍住不动手就不错了。

    林复见梅清沐脸上带着震惊,心中极为满意,便带着梅清沐出了密室,他要的就是让阿云感激他,为他好好做事。

    先不说里面到底是不是阿云族人的尸骨,只要他说是,那就是。

    第二天便是顾辞和慕夕晴成亲的日子了,梅清沐说不难受是假的,回去的路上梅清沐一直木着脸,明天自然不需要他这样身份的人观礼,他却很想去看一看。

    或许等他见到顾辞和慕夕晴拜堂,他便能真正死心了吧。

    心疼的厉害,梅清沐咬了咬唇,他闭上眼,克制住自己眼泪,哭什么,有什么好哭的,就是疼的要死他都没哭过,不就是顾辞要成亲吗,他才不会哭。

    但夜深人静的时候可能更容易胡思乱想,更容易感伤,梅清沐感觉枕头湿了一块,坐起身子狠狠的擦了擦,一把把枕头扔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该死的,一定是这枕头太硬了,硌的他难受。

    扔完枕头,好一会儿梅清沐才发现自己一直在发抖,根本控制不住,整个人都在抖,手抖的最厉害,像是得了病一样。

    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才恢复过来,颓然地倒在床上,眼睁睁的看着天色渐渐亮起来,这个时候,顾辞该起身收拾了吧?

    他要不直接拿着刀捅了顾辞?这样顾辞就不能跟别人成亲了,随即梅清沐又狠狠的掀开被子,控制住自己想要杀人的欲望,冷静下来开始穿衣服。

    尽管他不能去观礼,但就算远远的看上一眼也好,他要逼自己对顾辞放手,也只有这样,才能让他彻底断了念头。

    呵~

    当初说喜欢他的那个人是谁?

    当初说只要他一个的那个人去哪里了?

    原来不过是他的一厢情愿,明明是顾辞死缠烂打,他才答应了。却不想他动了心,人家却又不要了,还把他的心糟蹋的一文不值。

    他的感情就这么一文不值吗?

    他不该动心的,不动心,便不会疼,梅清沐用冷水洗了洗脸,强行让自己清醒过来。

    等梅清沐到达天罡殿的时候,顾辞正好也刚到达,他穿着一身华服,看起来极为俊美,梅清沐只看了一眼就撇开了头,因为他感觉到了那一瞬间的心跳。

    该跳的时候不跳,不该跳的时候却乱跳。

    梅清沐现在的身份没有资格进入正殿,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顾辞在红绸上走着,他绕过正殿,往后而去,梅清沐知道,他去接慕夕晴了。

    恋耽美

    &穿书后所有人都在觊觎我——一只呆毛(58)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