腐文H

>穿书后所有人都在觊觎我——一只呆毛(45)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穿书后所有人都在觊觎我 作者:一只呆毛

    &穿书后所有人都在觊觎我——一只呆毛(45)

    他只是不希望自己被辜负,或者辜负了别人,却没想到在顾辞身上丢了心,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喜欢顾辞。

    还记得刚开始知道顾辞喜欢他的时候,他是打从心底里抗拒,可这感情就来的那么突然,那么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他想抗拒,却发现根本无法抗拒。

    顾辞见梅清沐沉默不语,于是大胆的想要扑进梅清沐怀里,就在扑上去的那一刻,梅清沐一脚把他踹飞,顾辞撞在马车上,整个背都是疼的。

    在一边好好反省,离我远点!梅清沐皱着眉,说错话了还敢抱他,真是反了天了。

    顾辞瘪着嘴:我错了,哥哥我知道我错了,我反省。

    梅清沐见顾辞可怜兮兮的模样忙转过眼,他怕自己会心软,面对顾辞,他总是会心软的一塌糊涂。

    一整天顾辞都在马车的角落里面壁思过,直到晚上下了马车,他才觉得终于解放了,结果梅清沐根本不让他上床,顾辞仰天长叹,他再也不胡乱说话了!

    两天后,一行人到达了天域城,梅清沐和顾辞已经戴上了人皮面具,因为怕被认出来,他们早已下了马车,步行跟在岑乐萱的马车后面,与其他护卫无异。

    天域城的守卫森严,城门外站着十几个人,他们身上穿着统一的深蓝色最低等的外门弟子服,他们虽然是最低等的弟子,但那行事做派,还有说话的语气却大有高人一等的模样,很让人厌烦。

    顾辞抬头看了一眼城门口的牌匾,上边挂着大大的天域城三个字,梅清沐也随他看了一眼,两人感触皆是不同。

    梅清沐想的是很久很久以前,原主也来过这里,也曾向往过能成为天域城的弟子,可惜还未进去就被人给嘲笑了,从此在原主的心里覆上一层阴影,原主不喜欢这里,可以说是很讨厌这里。

    曾经把原主轰出去的人梅清沐并不知道是谁,不过想必,应该很快便能见到了吧

    说不准还能为原主报个小仇。

    那样品行不端之人,也不该留在天域城祸害他人。

    顾辞脑海里满满的都是回忆,眼前瞬间闪过好几个影子,有他父亲的,也有他母亲的,顾辞忙低下头去,不想让人看出他的异样。

    顾辞的眼睛有些湿热,自从从这里逃出去之后他便再也没有回来过,他从这里长大,却在这里失去了至亲。

    父亲,母亲,我一定会为你们报仇的,你们放心,我会把慕元忠所做的事昭告天下,为你们平反。

    感受到手上突然传来的温度,顾辞一怔,他愣愣的看向梅清沐,这还是哥哥第一次主动牵他的手。

    顾辞心中的悲愤少了些许,涌上几分感动。

    梅清沐见顾辞目光炙热,有些不自然的撇过头去,手也松开了,顾辞忙重新攥住梅清沐的手。

    梅清沐小心的环顾了下四周:你先放开,别被人发现了。

    现在四处都是人,虽说岑有为正在跟天域城的人交涉,破元寨的人心思也大多都在天域城弟子的身上,但若是不小心被谁给看到了,那多不好啊!

    顾辞不得已放开梅清沐的手:哥哥的心意,我都知道的,我一定会守着哥哥,永永远远的守着。

    他知道什么了他就知道?

    梅清沐懒得搭理顾辞,自从那天罚过顾辞之后,顾辞总是神经兮兮的跟他说一些告白的话,还说不会离开他,绝对只爱他一个人之类的,也不嫌恶心。

    他都快恶心吐了。

    顾辞认为梅清沐是在担心他会变心,所以才一直不答应跟他真正的在一起,每次两人躺在一张床上,都是盖着棉被纯聊天,还是盖着两床棉被。

    而且每次他想要靠近,哥哥的反应都很大,恨不能直接把他踹下床。

    按理来说,喜欢一个人,生理上的反应也会很大,他每次看到哥哥换衣服,或者做什么动作,总是会不自觉的起反应,根本抑制不住。

    有的时候难受的发疼,但哥哥就是不答应,他也想过直接扑上去,先吃了再说,可哥哥的话就如同一盆冷水浇在他身上。

    哥哥说若是他敢做什么,就离他远远的,不再让他靠近一步。

    为什么会这样呢?

    哥哥身体也蛮好的,之前他还帮哥哥弄过一次,早上醒来,哥哥的状况明明跟他是一样的。

    所以顾辞就想着,梅清沐不让他碰,肯定是因为怕他变心,既然如此,他便等,不管多久他都等,等到哥哥真正信任他,不再抗拒他。

    其实,顾辞完全都是想太多,梅清沐不愿意,纯粹是不知道该怎么做,他完全不知道该如何跟一个男人做那种事,说实话,他还有些害怕。

    他怕弄疼了顾辞。

    第84章 进

    岑有为把参加仙门大会的牌子递了上去, 一行人在天域城弟子的带领下往城内走着。

    天域城很大,也很繁华,街道两旁商铺林立, 喧嚣声不断, 此时正好日暮, 夕阳余晖淡淡地洒在红砖绿瓦或者那颜色鲜艳的飞檐之上, 看起来极为漂亮,动人心魄。

    入眼的皆是粼粼而来的车马, 还有川流不息的行人,熙熙攘攘,不愧为天下第一城。

    天域城的仙府就坐落在城内的正中央,那里有着一座座巍峨的高山,正是天域城权利的最中心。

    百姓们见到他们都自觉的让开一条路, 不过脸上没什么害怕的情绪,可能已经司空见惯, 他们对于天域城这些守门的弟子,也不会像老鼠见了猫一样低头哈腰的客气,而这些弟子在面对他们的时候,也没有了守门时候的嚣张。

    废话, 天域城的老百姓, 哪家哪户没有个人在天域城修仙?他们这可都是关系户啊!

    那些守门的低等弟子当然不敢得罪。

    一行人被天域城的弟子领着走了很长时间,直到天色已经黑透了才到达山脚处,那弟子解释说,这座山名为天界山, 是专门待客用的, 今日天色已晚,他们已经禀报给城主, 明日再接见。

    梅清沐耸了耸鼻子,整座山都用来待客,可见天域城地广,还天界山,难不成还真把自己当成神仙了不成?

    这座山确实是用来待客的,不过以前叫断界山,不知道什么时候改了名字,这座山的原意是从这儿开始与外界断开,一旦进入此地,便要专心修炼,不得扰乱世俗。顾辞道。

    他现在是真看不上慕元忠的做法,而且很反感,慕元忠生生把他祖辈兢兢业业发展起来的天域城给毁了。

    梅清沐想不通,他觉得慕元忠脑子一定是秀逗了才会这么做,但也说不准是其他长老改的名字,因为天域城里的人,脑子都不正常。

    天域城的弟子把一行人带到其中一个单独的院落,里面房间很多,看起来也不错,顾辞却偷偷在一旁道:这是黄级客房,天域城的客房分为,天、地、玄、黄四个等级,这是最低级的客房。

    很明显天域城的人根本看不起破元寨,也是,估计只有无为舍、幻海宗和天霄派几个能够住上天极客房了。

    但起码破元寨的势力现在不低,天域城的人简直欺人太甚。

    仙门大会每十年举办一次,不单单是在天域城召开,上一次大会是在无为舍举办的,四大宗门轮流,天域城好不容易等到机会,自然要展示一下作为大宗派的气势。

    到了天域城,梅清沐和顾辞的身份便只能是护卫,所以两人被安排进了一间房。

    顾辞心中雀跃,这样的话,哥哥就不能光明正大的把他轰出去了。

    夜晚的月亮很明很亮,照的整个房间都是亮的,顾辞看着月光下一边脱外衫一边抱怨衣服丑的梅清沐,内心又开始蠢蠢欲动。

    他一直不明白梅清沐为什么要抗拒,明明都忍的很难受,但就是不同意。

    你怎么还不脱,赶紧脱下来,这衣服穿着丑死了。梅清沐见顾辞站在一旁愣神,没忍住走过去亲手给顾辞脱开了衣服。

    顾辞愣了一下,见梅清沐低着头认真的模样,心中痒痒的。

    顾辞一把抱住梅清沐,梅清沐还没反应过来就被顾辞吻住了,顾辞在他唇上啃咬着,梅清沐反应过来便大大方方的开始回应,丝毫没有扭捏,情到浓时,梅清沐已经倒在了床上。

    哥哥,我,我想顾辞说着手便开始不老实,一边扯着梅清沐的衣服,一边继续吻着。

    梅清沐暗红色的里衣被扯开,顾辞心头一震,手不自觉的乱动,还没摸到就被梅清沐躲了开来。

    手腕被抓住,顾辞瞪着两只眼睛无辜的看着梅清沐:哥哥,你明明也是愿意的,就不怕把我给憋坏了?

    梅清沐心里产生了强烈的危机感,他觉得这个位置对他很不利,但又好像很自然:不行,憋着。

    要不你就去外面凉快凉快。

    为什么?顾辞问道,为什么都这样还是不同意?

    梅清沐猛地红了脸,神色尴尬:咳,那个,那个明天还有事,万一把你弄疼了怎么办?

    在梅清沐的意识里,顾辞才是在下边的那个。

    顾辞听到梅清沐尴尬的解释的时候恍然大悟,哥哥不想跟他做的原因竟然是这样!

    不过,哥哥是不是误会了什么,应该是他怕弄疼了哥哥才对吧?

    哥哥不用担心,不会疼的,我准备了软膏。顾辞接着吻上梅清沐的唇,不给他拒绝的时间,比刚才强势了不少。

    他的手紧紧的抓着梅清沐的手腕,梅清沐感到一阵危险,想要挣脱却发现根本无法挣脱,想要开口大骂,嘴又被顾辞堵着,根本没办法逃开。

    艹!

    这傻孩子疯了,他想干什么?

    梅清沐心中发毛,身子忍不住抖了两下,被顾辞触碰到的地方就好像着了火一般,顾辞也跟他一样激动,整个人沉浸在兴奋中。

    哥哥,我来了,别害怕。顾辞松开对梅清沐钳制,就在这一瞬间,顾辞被无情的踹下了床。

    顾辞:

    梅清沐:

    两人身上的衣服早就被脱得差不多,梅清沐尴尬的护住自己的重要部位,浑身都是通红的:明天还有事,不,还不行。

    我会很小心的。顾辞重新爬到床上,哥哥踹他就好像条件反射一样,他还没怎么样就被踹下去了,这也太难了。

    梅清沐沉默,他有点不敢看顾辞的眼睛,因为每次看到顾辞的眼睛总会忍不住心软。

    顾辞见梅清沐不反对,再次覆了上去,梅清沐心里很乱,他想不通自己怎么会这么没出息,竟然没想过要把顾辞压下去,就这么接受了,而且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劲儿。

    意乱情迷间,梅清沐喊道:最最多用手!

    顾辞心中遗憾,但也尊重了梅清沐的决定,这两天还有要事,还是别让哥哥太累了,反正不急,等报完仇,一切都好说。

    梅清沐最后也帮顾辞弄了一回,他以为他会很讨厌,甚至会恶心,但是却没有,反而听到顾辞的声音,或者看到顾辞的反应,他很激动。

    梅清沐尽量克制着不想让顾辞看出来,顾辞心中偷笑,哥哥总是这样,嘴上说着不愿意,或者脸上表明了不行,身体却很诚实。

    顾辞就是明白这一点儿,所以才把梅清沐吃的死死的。

    但梅清沐也同样把他吃的死死的,只要一看到梅清沐,他就挪不开眼,哥哥还担心他会变心,那是不可能的,他这辈子都不可能喜欢上别人了,没有人能对他那么好,是哥哥在他最困难的时候,救赎了他。

    第二天两人醒的很早,继续穿上在梅清沐眼里很丑的衣服,跟在岑乐萱的身后去天域城主峰天罡山。

    慕元忠就在天罡殿里见客,仙门大会到时候也会在那里召开,两座山离的不近,一行人便御剑飞行。

    梅清沐和顾辞不能进殿,只能在外面等,顾辞狠狠地攥着拳头,梅清沐知道他在想什么,但在这人多眼杂的地方,他也不能说什么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就算是安慰也显得很苍白无力,杀亲之仇,怎能不痛。

    顾辞抬头便看到了梅清沐充满爱意的眼神,心都酥了,他慢慢的松开自己的手,念了这么多年的仇人就在殿内,他确实有些失控,不过既然这么多年他都忍过来了,就让慕元忠再多蹦哒几天吧。

    梅清沐见顾辞正常了一些,松了口气,他之前一直怕顾辞看到慕元忠会沉不住气。

    两人都带着人皮面具,所以脸上的表情都不是很明显,但周围的人都看到了两人眉来眼去的样子,顿时一阵恶寒。

    这破元寨的人也太不注意了吧?两个大男人,光天化日之下竟然眉目传情,呕

    梅清沐才不管他们会想什么,反正他又不是天域城的人,没人管的到他,他就算光明正大的亲顾辞,也不能把他们轰出去。

    正在两个人心思不定之时,有弟子来报,无为舍的人到了,两人赶紧摆正姿势。

    梅清沐看着无为舍的宗主带着弟子们一步一步的朝着天罡殿走来,心中不断评价着,看看人家这气势,再看看人家这穿着,这才是大宗派该有的。

    跟天域城一对比,把天域城的对比成了暴发户,明明天域城才是建宗立派最久的那个。

    不过梅清沐看着走在云鳍身后的人,眉头皱了皱,这不是云水儿吗?

    云水儿,云鳍,难道?

    云水儿竟跟云鳍有关系吗?

    云毅跟云水儿是兄妹没错,但书里也交待过,两人并不是亲兄妹,而且云水儿是被云毅的父亲捡到,后来认了云毅为哥哥,两人卖艺为生。

    之前看原书的时候,梅清沐就一直在想,作者为什么会安排云水儿这个女主,要脑子没脑子,要身份没身份,性格也不好,除了一张脸长得好看,真的没什么优点。

    现在看来,说不准作者是为顾辞今后报仇做的计划,云水儿若是云鳍的女儿或者什么亲戚,那她又是顾辞的妻子,云鳍支持顾辞便合情合理,再加上破元寨,还有未出场的幻海宗甄一禾,顾辞身后就站着两个大宗派和一些小势力。

    干掉慕元忠真的不成问题。

    对了,还有蓬灵雨和慕夕晴,那就是四大门派都有顾辞的人,这样下来,慕元忠必死无疑,说不准连慕夕晴都会倒戈相向,大义灭亲。

    可惜原书坑了,要不然到后面一定很精彩,他很期待看到慕元忠被围攻的景象。

    顾辞显然也看到了云水儿,不过他对云水儿没什么感觉,唯一的想法就是,她竟然没死,还攀上了无为舍。

    顾辞非常讨厌云水儿,尤其是那个时候云水儿非要跟着他,结果还出卖了他。

    他实在不能理解,怕死为什么还要跟着他,如果云水儿自己走了,那之后他也不会被林复和汪康宁发现。

    恋耽美

    &穿书后所有人都在觊觎我——一只呆毛(45)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