腐文H

>穿书后所有人都在觊觎我——一只呆毛(26)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穿书后所有人都在觊觎我 作者:一只呆毛

    &穿书后所有人都在觊觎我——一只呆毛(26)

    顾玄天修为很高,之所以没有发现阿春她们,是因为慕元忠从一开始就给阿春她们下过禁制,要不然她们也不至于天天做噩梦到头痛欲裂,甚至生生疼死。

    而阿春也并不能让顾玄天入梦,只是顾玄天偶尔会出现幻觉,他还以为是自己太累的原因,并没有注意,后来在修炼之时慕元忠突然命令阿春发力,顾玄天才会出现走火入魔的状况。

    这才发生了后来的一切。

    当时不仅仅是顾玄天,还有几位跟顾玄天关系好的长老也出了事。

    顾玄天死后她们又被收了起来,慕元忠觉得她们没什么用处了,又不想被人发现,所以想直接毁了她们,阿春被汪康宁偷偷顺走,连慕元忠都没有发现。

    顾辞紧紧的攥着拳头,他现在恨不能立刻掐死慕元忠,直到阿春的身体变为透明,慢慢消散后他都没有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念辞?梅清沐站起身来拍了拍顾辞的肩:逝者已矣,你现在要做的就是强大自身,强到谁都不能耐你何,到时候便可以报仇,更可以为所欲为。

    为所欲为?顾辞咬着牙,眼睛有些红:是无论做什么都可以吗?

    那,他想亲一亲哥哥,抱一抱哥哥是不是也可以?可是,他不敢,若是哥哥讨厌他该怎么办

    梅清沐想了想:呃,理论如此,但还是需要克制,不能做伤害他人之事,在这个基础上,只要不违背道德,做什么都可以。

    我明白了。顾辞点点头,跟着站起身子:只要不违背道德便可以。

    他喜欢哥哥,并没有违背道德,所以,哥哥的意思是他可以这么做。

    好了大boss没了,其它就没什么可畏惧的了,剩下的那些他们自己也能清理掉。梅清沐看了看手中的玉瓶,阿春已经消失了,这个瓶子已经没有了用处。

    顾辞疑惑:什么大波死?

    没什么,折腾了半天,咱也去睡会儿吧,也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能醒

    度化阿春消耗了梅清沐不少的灵气,再加上之前受伤,又建阵法,梅清沐只感觉身子很疲惫,顾辞虽说只是帮助梅清沐度化,但由于他修为低,所以也耗费了不少的灵气,两人回到各自的房里睡去不提。

    第二天丹阳派的人都渐渐醒了过来,听说邪祟已经去除,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开心。

    之前他们都以为自己会死,所以每日都死气沉沉的,甚至连遗言都想好了,现在大家都不用死了,自然是欣喜若狂,连平时经常虎着脸的费明身上都透着喜气。

    不过费敏达却收到了一个不好的消息,云水儿跑了。

    因为费敏达之前一直护着消息,费明又一心在自身的邪祟上,所以并不知道云水儿是怎么回事,听到云水儿逃跑,费明立刻问了起来。

    混账!费明听完禀报一脚踹在了费敏达身上:好啊!我平时就是这么教导你的吗?还敢强抢民女,你说,你还有什么不敢的!

    费敏达苦着脸趴在地上:爹呀!我那不是强抢民女,我真的只是为了保护她,保护丹阳镇上的百姓!

    胡说八道!费敏气的吹胡子瞪眼睛:能耐了是吧?还敢说谎,罗鸿,去请家法!

    别呀,爹,爹,我就是闹着玩,我不敢的,我真的不敢的,师弟,师弟你帮我求求情啊!费敏达哀嚎着。

    梅清沐见费敏达凄凄惨惨,不禁生出了几分同情,却不会开口替他说话,费敏达虽说只是想在临死前娶个妻子,而且人已经逃了,也没受到实质性的伤害,但他做错了就是做错了,若他没有能力去除邪祟,费敏达岂不是真要对云水儿霸王硬上弓。

    这种做法他不敢苟同,他不喜欢云水儿是一回事,费敏达要做出伤害云水儿的事是另一回事,并不能相提并论,所以费敏达确实该打!

    不教训两下不长记性,将来再祸害他人可怎么办?

    罗鸿犹豫的看着费明:师父

    谁要敢替他求情,一块儿处置!费明平日里威严还是很高的,罗鸿也不敢再劝。

    费敏达转头可怜兮兮的看向梅清沐和顾辞:梅兄,顾兄

    你是活该。梅清沐说话从来都是招人恨的,没有任何的婉转,费敏达瞬间被梗住,哭丧着脸等着家法的教训。

    接着梅清沐又道:只是如今丹阳镇上还有不少邪祟,这些邪祟丹阳派的弟子们应该可以去除,费家主若是想要惩罚费敏达的话,可否缓一缓,或者,让他将功补过?

    费敏达听到梅清沐如此说,心中不禁升起一抹希望:对对对,父亲,我可以帮忙清除邪祟的,您就让我将功补过吧,我再也不敢了,我发誓,真的,我若是再做出这种事来我就,我就不得好死,天打五雷轰!

    行了!费明皱眉:既然都这么说了,我便先把这次的事记下来,你将来若是不闯祸便罢了,若是胆敢再犯一并处置!

    作者有话要说:

    小天使们国庆节快乐鸭~

    今天赶一大早的车回家,刚回家还没来得及吃饭就被拎出去,我也太惨了

    第52章 跑

    将功补过什么的, 若是每次犯的错都能将功补过,那他犯一次错立一回功,难道他就可以逍遥法外了吗?这又是什么道理。

    错了就是错了, 若不是现在情况不一样, 他绝对打的费敏达一个月下不来床, 让他长长记性。

    丹阳派的弟子并不是很多, 几人一组的分配任务,清理邪祟, 梅清沐知道顾辞需要吸取邪祟身上的修为,所以便故意说需要静修,把顾辞自己打发出去清理邪祟。

    顾辞本来刚开始还一脸不愿意,他想陪着梅清沐,但随后又想到自己的修为, 他想要尽快的强大起来,于是便同意了。

    丹阳镇上的人并不多, 顾辞本想与人拉开距离,没想到费敏达却死死的跟着他,一个劲儿的在他身后喊着顾兄,顾兄。

    你应该比我大吧?顾辞突然问道。

    费敏达愣了一下:我今年二十一, 顾兄多大?

    十八。顾辞说完之后感觉肯定会清净了, 这样费敏达就不会再叽叽喳喳的叫他顾兄了吧?

    费敏达皱眉:那这样,我直接叫你顾辞,你叫我费兄。

    顾辞看了费敏达一眼:我跟你不熟。

    别呀,顾辞, 你这人也太无趣了吧, 大家交个朋友,你看梅兄多好, 他可不像你这么木头。费敏达抱怨着。

    要不你叫我哥哥也行,我看你经常叫梅兄哥哥,想必你很喜欢这个称呼。

    顾辞猛地冷了脸:不是谁都配得上这个称呼。

    还想让他叫他哥哥?想什么呢?这辈子他只有梅清沐一个哥哥,其他人都不配。

    见顾辞突然生了气,费敏达有些摸不着头脑,他落后了几步,与罗鸿肩并着肩:他生气了?你知道他为什么生气吗?

    可能是师兄你太吵了。罗鸿道。

    费敏达:

    我吵吗?我不就说了两句话,我明明一点儿都不吵。顾辞可能就是不喜欢说话,费敏达想着。

    罗鸿扯了扯他的袖子:师兄,你还是少说两句吧,我看他心情不大好,你别再去招惹他了。

    我就是想交个朋友嘛!你看他,跟个木头似的,这样怎么交的上朋友,这样多无聊啊!费敏达不怕死的想要继续折腾顾辞,被罗鸿狠狠拉住:主要是人家不想交你这个朋友,师兄,求你别作了,我看他修为可不低,若是真被惹毛了,咱俩不一定打的过。

    费敏达听罗鸿这么说,只能努努嘴,不敢再去招惹顾辞,想着等什么时候顾辞气消了再去,或者,等他什么时候跟梅兄说说,看看能不能知道顾辞为什么生气。

    正在他跟罗鸿小声说话间,突然听到前方传来一声惨叫,声音实在过于凄厉,顾辞不禁感到诧异,按理来说,丹阳派应该没有什么邪祟更厉害了吧。

    三人连忙往声音传来的地方赶去,还未赶到顾辞就被人撞了一下,他皱着眉,看着那人,那人身穿丹阳派弟子服,脸上的表情看起来极为惊恐。

    那人见到三人仿佛松了一口气,又瞬间恢复了原状:师,师兄!洛箫和岳查他们被人抓住,生生捏断了脖子,师兄,赶紧回去禀报师父,天域城的人来了!

    天域城的人?谁?顾辞声音极冷,那人吓了一跳:是,是三长老林复和九长老汪康宁!

    顾辞咬着牙:汪康宁

    他确实想杀了汪康宁,但仇恨却并没有冲昏他的头脑,他清楚的记得梅清沐之前跟他说过的话,在还没有足够的力量前,他不会自寻死路。

    快走!顾辞道。

    只是已经来不及了,汪康宁见到顾辞不禁感到惊讶,随即就是狂笑:好啊,原来是你们,我还道是谁能毁了我放出来的东西,原来是你,梅清沐呢,让那个魔头出来见我!

    哥哥岂是你想见便能见的,汪康宁,你莫不是忘了是谁把你打残,怎么还有勇气上来乱吠,真当自己是条狗,记吃不记打吗?顾辞讽刺道。

    费敏达和罗鸿已经看得呆了,两人一直以为顾辞是块不会说话的木头,没想到却有这么好的口才,不愧是跟在梅清沐身边的人,真是怼的太狠了,让人无力还口,汪康宁肯定气炸了!

    顾辞你找死!汪康宁瞬间便飞到顾辞的面前,掐住他的脖子,顾辞闪躲不及,呼吸有些困难,他皱着眉头,示意费敏达赶紧跑。

    想跑?林复的声音传来,费敏达警惕的盯着林复,不敢有所动作,林复的实力他们都是知道的,若是敢回头跑,说不准瞬间便会被他打死。

    汪康宁气的眼睛通红,恨不得直接掐死顾辞,但是顾辞对于天域城还有用,他并不能那么做,之前梅清沐对于汪康宁的伤害,是他今生的奇耻大辱,所以汪康宁现在最恨的并不是顾辞,就算顾辞再怎么讽刺他,他最想杀的,也还是梅清沐。

    他是看着顾辞长大的,一直都不喜欢顾辞,顾辞对他也总是冷冰冰的,两人在慕元忠谋反之前,交集并不是很多。

    顾辞在知道顾玄天的死亡跟汪康宁有关系的时候,也恨不得立即杀了汪康宁,但他最恨的,还是慕元忠。

    行了,别真掐死了。林复见汪康宁还在掐着顾辞,不禁提醒了一声,他若是真的气急杀了顾辞,那回头城主得吃了他俩。

    顾辞对于天域城来说,用处很大。

    汪康宁猛地松开了顾辞,顾辞喘着粗气,恶狠狠的瞪着汪康宁,汪康宁想要扇顾辞的脸,却被顾辞猛地躲开。

    嘿,你小子长本事了?说着顾辞就被汪康宁踹飞了出去,整个人撞到墙上,墙被撞开,落了一地碎砖,把顾辞埋了起来,可见汪康宁用了多大的力气。

    顾辞吐了口血,费敏达连忙跑过去把顾辞扶起来:顾辞,你还好吧?

    顾辞咳嗽了两声摇了摇头,正在几人对峙间,费明和几个长老突然赶了过来。

    他们听到这边的动静自然是匆忙赶到,却没想到会对上林复和汪康宁,费明护住几人:敏达,去找梅清沐,然后赶紧离开丹阳镇,跑的越远越好!

    第53章 吵

    梅清沐因为度化那只邪祟, 耗了不少灵力,还有之前的那些,他就算过来, 也根本打不过林复, 若是汪康宁一个便罢了, 但偏偏跟着个林复, 难道是天要亡丹阳镇?

    爹,那您呢, 您怎么办?费敏达问道。

    费明回头冲着费敏达微微一笑,这一笑可吓坏了费敏达,他爹可从来没对他笑过。

    我若是活着,会找到你的。

    不,我不走!费敏达摇着头, 看了看前方的林复和汪康宁,倔强道:我不走!

    罗鸿。费明忽略掉费敏达, 直接吩咐罗鸿。

    弟子在。

    我把敏达交给你了。

    罗鸿咬了咬牙,如今这个情况,他别无选择:是!

    说着罗鸿就揪住费敏达的衣领,把他往后拖, 另一个弟子扶着顾辞, 四人往后走去,费敏达挣扎着,但罗鸿的修为比他高,他根本无法挣脱。

    费敏达感觉自己的眼眶有些湿热, 眼泪啪嗒啪嗒的往下掉, 他透过朦胧的双眼,看到费明和几个长老已经跟林复和汪康宁打了起来。

    费明是打不过林复的, 费敏达深深的知道,就是因为知道,才会这么难受,对于自己的无能为力,他更是难过。

    父亲会死吗?他不知道,但这种不好的预感,让他已经失去了理智。

    师弟,你让我回去,让我回去吧,我求你。费敏达死活不想走,罗鸿拖着费敏达,他闭了闭眼,其实不仅仅的费敏达,他的心里,难道就会好过了?

    他自小在丹阳派长大,这里就是他的家,师父就是他最亲的亲人,一日为师终身为父,只是他知道,师父必死无疑,丹阳镇也要毁了,他必须召集所有丹阳派的弟子,能逃多少逃多少,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。

    若是他跟费敏达一样,只顾着自己的意愿,不管不顾的冲上去,那其余的弟子们怎么办,他不能辜负了师父的期盼。

    丹阳派不能就此灭亡,他们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责任,无法推脱。

    几人匆忙赶到丹阳派,把路上遇到的弟子们也召集了起来,人很少,不过数十人,梅清沐听说林复和汪康宁的事,最担心的就是顾辞,看顾辞好像没有那么愤怒,放心了不少。

    孩子终究是长大了,能忍住是好事,小不忍则乱大谋。

    梅兄,我们就这么走了,我父亲怎么办,那几个长老怎么办,他们费敏达通红着眼睛,字字泣血:是要舍弃他们了是吗?

    梅清沐动了动唇,却说不出什么安慰的话语,他现在没有能力对付林复,若是在他全盛时期,或许可以一拼,正好还有费明他们帮忙,可是现在的他

    费敏达咬着唇,强忍住颤抖,罗鸿抓着他的胳膊,怕他做什么傻事,怕他一个冲动返回去,前功尽弃。

    十几人人全力往镇外赶,在路上还碰到了云水儿和云毅,他们也正在逃,丹阳镇上的百姓死伤惨重,现在聚在一起,大家都在往外跑,谁也不想落后。

    恋耽美

    &穿书后所有人都在觊觎我——一只呆毛(26)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