腐文H

>穿书后所有人都在觊觎我——一只呆毛(19)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穿书后所有人都在觊觎我 作者:一只呆毛

    &穿书后所有人都在觊觎我——一只呆毛(19)

    之前不是让你把东西都准备好,你干什么吃的?

    我以为带上银子和秘籍就好了。

    梅清沐不知道该怎么说顾辞,难道是他想的太周全了吗?出门不带被子怎么睡觉,难道天天睡树上?!

    可顾辞实在离他太近,让他有些别扭。

    滚远点!梅清沐推了推顾辞:我睡觉不老实,踹死你活该。

    知道啦,哥哥睡觉一直很安静的,是我睡觉不老实,不过我绝对不会跟哥哥抢被子的,我发誓!顾辞往边上靠了靠。

    没一会儿,梅清沐那边就传来了均匀的呼吸声,顾辞微微扬起脖子看了看他,然后轻声道:哥哥,你睡着了吗?

    见梅清沐没有反应,顾辞离梅清沐近了些,手慢慢的环上梅清沐的腰,心怦怦的跳着,一方面是紧张,另一方面是激动。

    他一直,一直很想这么做,可惜一直没有机会,自从他五年前拿东西砸过梅清沐的头后,他就发现梅清沐变了,以前的梅清沐,眼神阴鸷,就算不骂人,看起来也是极为可怖的。

    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,也不知道什么原因他变了,但也正是因为他变了,顾辞才有些不甘心,因为他的脑子里,慢慢的萌生出一个根本不应该萌生出来的念头

    顾辞环着梅清沐的腰,满足的闭上了眼,明天再说明天的,反正他睡觉不老实!

    第二天醒来梅清沐果然炸了毛,因为顾辞不仅紧紧的挨着他的后背,连胳膊都搭了过来,一脚把顾辞踢到了被子外面:顾辞,你睡觉也太不老实了!以后不准离我这么近。

    嗯,这是生气了,哥哥这几年一直叫他念辞,只有着急了或者生气了才会叫他顾辞,顾辞可怜巴巴的装大尾巴狼:我,我不是故意的

    梅清沐刚刚踹了顾辞一脚,本来就觉得有点重了,再加上顾辞这么委屈巴巴的样子,梅清沐只能挥挥手原谅了他。

    行了,去下个镇子的时候买一套被子,以后若是还在荒郊野外,也不至于两个人挤一床被子。梅清沐无奈。

    顾辞点头:嗯,那哥哥,我们接下来朝哪边走?

    继续朝南吧。梅清沐收拾好地上的东西,那小二说南边最近的镇子离他们不远,怎么他们走了这么久还没走到?!

    我们昨天不是朝北走的吗?怎么突然要改方向了?

    梅清沐:

    你说我们昨天朝北走的?!

    是啊!顾辞无辜的看着梅清沐:昨天我们出了城就一直朝北走,哥哥不知道?

    哥哥他这是迷路了?

    作者有话要说:

    谢谢大家的祝福,么么哒~

    明天该青楼一日游了哈哈

    第36章 楼

    梅清沐顿生一种无力之感, 怪不得,怪不得他们会一直看不到人烟!可是他之前明明不这样的,他方向感很好的啊

    都怪原主, 肯定是梅清沐这个身体有问题!话说他五年前去秘境的时候也没迷路。

    哥哥想必是这些天累着了吧, 那我们接下来怎么走?顾辞替梅清沐开脱。

    梅清沐忙点头:肯定是累到了, 那就继续往北吧!

    要往南走等于是又回去了, 反正方向也不重要,就当是老天爷替他做了选择吧!结果越走梅清沐越发现不对劲, 直到到了镇子上,看着面前大大的醉红楼三个字,还有站在门外边的姑娘们,梅清沐才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擦!之前肯定不是他迷路了,绝逼是有什么在作怪, 这不是顾辞遇到凤香的那个青楼吗!

    这样来看,他是不是逃不过要惨死的命运了

    哥哥哥哥, 这就是青楼吧,这是青楼吧?身边还有个小朋友一直在问他问题。

    梅清沐重重的点头:是。

    原来这就是青楼啊,没意思!顾辞有些失望,之前还以为是什么好地方呢, 现在见到了真正的青楼, 真是让他大失所望。

    梅清沐睨他:你怎么知道没意思,我看你应该觉得很有意思才对。

    醉红楼里面传出阵阵香风,他们到的时候时间不早不晚,正是最热闹的时候, 有不少男客人都朝着里面走去, 站在外面的几个女子嘴里不停的喊着爷,搔首弄姿。

    按照常理推断, 顾辞这种种马应该很喜欢青楼,毕竟里面漂亮姑娘不少,不过顾辞也不是见人就上,原书里估计是把最好看的女子都给了顾辞,真真是艳福不浅。

    ???顾辞有些摸不着头脑:我觉得没意思。

    哼。梅清沐朝着他冷哼一声:要不进去看看,进去你就知道很有意思了。

    顾辞摇头:我不

    话还没说完他就被梅清沐拽住了胳膊,两人朝着醉红楼走了过去,门外的女子眼神极好,尤其是梅清沐和顾辞长相都不赖,在看到顾辞的那一瞬间,有位姑娘两眼都放了光。

    梅清沐在心里腹诽,姑娘啊,你这跟饿狼见了肉似的表情是不是不太好,要知道顾辞虽是种马,但他也是一只有原则的种马,表情管理不到位的女人,他估计是看不上的。

    果然,在那女子的手快要碰到顾辞胳膊的时候,顾辞狠狠的皱了下眉,并且把梅清沐往后一拽,大有一副你们敢碰就死定了的架势。

    女子尴尬的抽回了手,不在意的笑笑:哎呀,两位爷,您这是头一次来吧?您今儿可是来对了,我们醉红楼的头牌凤香姑娘今日可是有舞蹈献上,而且,凤香姑娘每月可就见这一次客!

    那可真是我们的荣幸了。梅清沐见顾辞不为所动,而且那两位姑娘也有些束手束脚的样子,恐怕是被顾辞吓到了,忙开口解围,还伸出一只手想要去拽那位女子的袖口。

    顾辞误以为梅清沐是想要抱那姑娘,登时黑了脸,差点把梅清沐拽个跟头,梅清沐恼了,回头瞪着顾辞:你干什么?不是你说想要去青楼的吗?现在我带你进去看看,你做出这副良家少男的样子给谁看,没的让人笑话!

    我顾辞百口莫辩,他只是单纯的好奇,要是早知道青楼是这种地方,他肯定不会问出口。

    哥哥凶他,哥哥竟然为了这种事情凶他!而且哥哥还想去抱那女子,这么想着,顾辞更加委屈了。

    可他还没来得及把委屈的话说出口,里面就传来了一位妇人的声音,梅清沐也回过了头去不再看他。

    哎呦两位爷,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,头一次都这样,等您体会了我们姑娘的好处,自然就流连忘返了!那妇人年约四十岁,身上穿着桃红色的衣衫,眉目之间隐隐有岁月的痕迹,看起来年轻时应该也是位美人。

    站在门外的两位姑娘连忙冲着妇人喊了一声妈妈,梅清沐知道,这就是醉红楼里的老鸨了,看这通身的打扮和气度,不愧是在风月场所迎来送往这么多年,她们那些演员根本演不出来这种感觉。

    结果这老鸨的手刚要拍到梅清沐的肩上就被顾辞抓住了手腕:我们自己进去,你不用管。

    他知道梅清沐是铁了心要进去了,他没有办法阻止,但是,谁都不准碰哥哥,只有他能碰!

    老鸨被吓了一跳,顾辞的力气不小,她的手腕都要被顾辞拧红了,哀声喊着疼,梅清沐拍了拍顾辞的胳膊让他放手,老鸨不自然的动了动唇,终是没说什么难听的话。

    做她们这行的,只有笑脸迎人的份,不能对客人动怒,更不能给客人脸色看。

    于是老鸨重新换上笑脸,梅清沐也不知道顾辞突然发什么疯,从乾坤袋里拿出一块碎银给了老鸨:这些够吗?

    够够够!这回老鸨的笑意就真了许多,她不过是被拧了一下就能赚到银子,当然开心了。

    爷您里边请,里面的姑娘您随便挑。一看这人就是有钱的主,说不准还能大赚一笔!老鸨心里更加高兴了,不停地盘算着该让哪个姑娘来接客。

    这种有钱又是头一次来的客人,姑娘当然是越漂亮越好,还不能太主动,于是老鸨跟着进去,朝楼上喊了两声:姑娘们,琉璃,桃星,芙蓉出来接客啦!

    哎!楼上的姑娘听见自己的名字忙清脆应声,看老鸨跟前有两位丰神俊朗的人物,脸上的笑意更浓了。

    她们接谁不是接?所以长得好看,更能让她们心情愉悦,而且心甘情愿,又有银子赚,又能享受。她们跟凤香可不能比,凤香就算不接客,那也饿不死她,老鸨还会护着她,她们这些人,不接客就只有死路一条。

    只是三位姑娘还没完全走过来就被梅清沐阻止了。

    听说您这有一位叫凤香的?梅清沐问道。

    老鸨点头:是,爷您是想见凤香姑娘?可是凤香您也知道,她是我们醉红楼的头牌,一般人可是

    老鸨还没说完,梅清沐又拿出来一锭银子:这些可够?

    爷,我不是那意思。老鸨看向银子的眼亮晶晶的:这凤香啊,一个月才接一次客,而且还要她亲自来选,爷您看,今天来这里的客人,十个有八个都是在等凤香出来呢!

    梅清沐顺着老鸨的视线往四周看去,顿时沉默了,这大厅里已经聚集了不少的人,大概得有上百个,凤香这么出名的吗?!

    作者有话要说:

    评论升级,暂时不显示,不过我还是会每条都回复的噢~爱你们!

    第37章 药

    哥哥, 咱们走吧。顾辞拽了拽顾辞的袖子。

    梅清沐把银子抛给老鸨:好,那我们就等凤香出来!

    他就想见见,这凤香到底长什么模样, 能让这么多人着迷, 还是书里男主的第一个女人, 书里的凤香第一次出场是在楼梯间, 是这么描写的:红纱遮面,但那双眼睛好似会夺人心魄一般, 眼波一转,流露出的风情让人忘记呼吸。红色的外袍包裹着洁白细腻的肌肤,腰身摇曳,步步生莲,脚上的银铃随着步伐轻轻发出零零碎碎的声音, 当真是倾城倾国。

    梅清沐觉得,书中对于凤香的描写绝对夸大其词了, 世界上怎么会有那般漂亮的人呢?就是描写君漠,也没有用到这样美丽的词汇,难道只有跟顾辞发生关系的女子,才配得到这样的描写吗?!

    等凤香出现的时候, 梅清沐才体会到, 什么叫肤若凝脂气若幽兰,娇媚无骨入艳三分,梅清沐脸上有一瞬间的恍惚,被顾辞用手狠狠的捅了一下腰。

    梅清沐看向他:你做什么?

    咦?顾辞竟然没对着凤香露出痴迷之色, 环顾四周的男人, 都一个个着迷的看向凤香,一时间大厅内很是安静, 凤香的美貌已经让他们停下了所有动作,有的人甚至流了口水。

    而且顾辞那是什么眼神,他是在嫌弃凤香吗,还是说在嫌弃他?估计是在嫌弃他吧

    我们走吧。顾辞已经不知道自己说了多少遍,可梅清沐就是不走,他这是看什么呢?楼梯上的那个女人也就一般般吧,还没有他长得好看。

    梅清沐正好奇为什么顾辞对凤香不感兴趣,这才想起来,顾辞对于这方面还什么都不了解呢,原书里的梅清沐上了顾辞,圈养了他五年,让顾辞产生了一种扭曲的心理,后来遇到凤香,凤香为他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,他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鱼水之欢。

    而现在的梅清沐,跟顾辞没有发生任何关系,顾辞又从哪儿去了解这些呢?不过现在走是不能走的,他总感觉这个凤香有些古怪,跟书里描写的凤香好像不太一样。

    你有没有觉得凤香不对劲儿?梅清沐问道。

    顾辞看了看凤香:有吗?

    哥哥肯定是想留下来所以在找借口!

    有。梅清沐点了点头,就看到凤香的目光朝他们这里看了过来,果然,凤香看到顾辞了!

    可是接下来的剧情却不一样了,老鸨笑意盈盈的走过来,说凤香姑娘看上梅清沐了,他当场愣住,脑子都有些不听使唤了。

    老天爷,你又在玩我!梅清沐心里哀嚎,他可不敢跟顾辞抢女人,这凤香怎么也算得上顾辞的女人,他还不想死啊!

    顾辞的手紧了紧,看向老鸨的眸子犹如一把冰刀,老鸨缩了缩脖子:爷,您不是一直在等凤香姑娘吗,请吧

    哥哥。顾辞抓住梅清沐的手腕,冲着梅清沐摇了摇头,若是他执意想去,他就,他就

    他能怎么办呢?如今他又能怎么办呢,他根本就拦不住哥哥啊!

    梅清沐安抚的看向顾辞:你放心我没事,你自己找个房间休息一下。

    他觉得这个凤香不对劲儿,所以必须要去试探一番。顾辞眼睁睁的看着梅清沐跟着老鸨走了,他趁人们不注意,慢慢的摸到了二楼,远远的跟上梅清沐,要是一会儿哥哥跟那凤香

    他就立马杀进去!

    梅清沐在众人艳羡的目光里,跟着老鸨进了凤香的房间,等梅清沐进去,老鸨连忙关上了门,把空间留给了梅清沐和凤香。

    隔着一层纱帐,梅清沐看不清里面的情形,只觉得很香,很香,味道有些甜腻。

    爷,进来呀,您还站在那做什么?凤香娇柔的声音传来,梅清沐闭了闭眼掀开纱帐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凤香穿着一身的红色纱衣坐于桌前,纱衣是半透明的,能看到她那莹白的肌肤,梅清沐连忙撇过了脸,不敢再看。

    桌上摆着酒菜,凤香伸出修长的手给梅清沐倒了一杯酒,见梅清沐站着不动,笑了笑,起身半靠在梅清沐肩膀上:爷,您这是第一次来吧?想必还不大习惯,没事,一会儿便好了。

    而隐在外面的顾辞心里已经急坏了,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,但能隐约的听见里面的对话声,他恨不能直接冲进去,却又怕梅清沐跟他生气。

    确实是第一次来,不过美人吗,可不是第一次见。梅清沐故意搂住凤香的腰,然后坐在酒桌前喝了那杯酒。

    酒里有药,梅清沐刚闻到就感觉出不对劲儿了,他只是故意喝下去,想看看凤香到底要做什么,反正他这个身体是不会中毒的,对于迷药也有一定的抵抗力。

    只是梅清沐没想到,里面的不是毒,也不是迷药,而是媚药!

    恋耽美

    &穿书后所有人都在觊觎我——一只呆毛(19)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